原创华为投资10亿英镑在国外建厂,我们输了?

原标题:华为投资10亿英镑在国外建厂,我们输了?

一觉醒来,华为又给咱们搞了特个大新闻:

据多家海外媒体报道,华为最近正式获得英国政府规划许可,计划在剑桥建设一处研发制造中心。本项目第一阶段投资高达10亿英镑,预计将成为华为光电业务的海外总部。

消息一出,舆论一片哗然:

“明明在几个月前还信誓旦旦地不向美国低头,怎么一转眼就去给英国送钱了?”

“臣等花粉正欲死战,华为陛下为何先降?”

到底是咋回事?

华为真的顶不住压力,向西方资本势力低头了吗?

——想啥呢,真相当然没那么简单。

展开全文

首先,让我们梳理一下基本事实:

之所以华为要在英国建立研发制造中心,最主要的原因,显然是看上了英国本土的相关技术。

事实上,尽管在传统半导体领域建树不大,但在砷化镓、氮化镓还有磷化铟这些先进半导体材料的研发应用领域,英国本土确实有不少表现出众的企业——最典型的例子就是IQE。

对于华为这种业务复杂的综合科技企业来说,想要在所有赛道上保持全面领先显然是不切实际的。能够与垂直领域的一流企业进行合作交流,对于提升自家技术实力显然是大有助益。

就本质而言,华为这次去英国投资建立研究院,和之前宣布将与意法半导体合作研发芯片是一个道理,只不过,这次我们的投入更高一些而已。

当然,斥巨资在英国本土建厂,为英国民众提供工作机会,华为所作所为的这一切绝对不是什么慈善事业——之所以华为这次要落脚剑桥而不是伦敦(顺带一提,华为2001年就在英国附近的雷丁成立了海外分公司),最直接的原因,显然是看中了这座大学城的人才资源。

——就像微软亚洲研究院每年都要从清华和北大捞走不少学子一样,这一次,总算轮到华为用研究院从剑桥大学招人咧,爽。

其次,除了技术和人才方面的考虑,华为这次选择在英国建厂,贸易战要素显然也不能忽视:

“英国ARM公司宣布停止与华为进行业务往来”

这条2019年的旧闻,相信不少朋友都还有印象。

先别急着下结论——这事儿真的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:

虽然在名义上属于英国公司,但实际上,在ARM的背后,埋伏着一家我们非常熟悉的母公司:

软银。

没错,就是孙正义的那个软银。

作为IT圈最有名的风投公司之一,收购合并有潜力有价值的企业,对于软银来说属于日常行为。

然而,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,老司机久走夜路也有翻车的时候——在重金买下美国无线运营商Sprint之后,孙正义发现这笔交易亏大发了:

除了每年要承担Sprint的巨大亏损之外,收购这个坑全家运营商时借下的高额贷款,不算本金,每年光是利息就有2700亿日元。

就算孙正义家大业大,遇上Sprint这种巨坑毒瘤,一样感觉肉疼得不行。

一连疼了五六年,软银终于扛不住了:

就算赔本,也要把这个坑货抛了!

然而哪有那么简单?

“你这软银用了很多华为的设备嘛,想甩下Sprint?不批!”

——没错,当时的美国政府就是这么蛮不讲理。

胳膊拧不动大腿,孙子干不过爷爷,软银没辙,只好废弃了一大批华为的设备。

然后又经过一番不可详述的PY交易,终于在2019年换来了美国司法部的一句同意。

而在这些交易当中,作为子公司的ARM又经历了什么,应该已经不用展开了。

母公司都已经跪了,子公司还不得乖乖趴下撅起来任人摆布?

没错,这才是“ARM终止和华为合作”的幕后真相。

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,我们的对手早已伸展开无孔不入的触手,用强大的影响力,妄图把我们的企业一个个推入深渊。

华为和ARM的合作中断,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之一。

如果我们依旧选择防守,结果就是对外合作关系在我们对手的操作下逐一分崩离析,最终让我们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。

没错,我们可以选择用自研技术维持生机,但退缩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里苟延残喘,岂不正中了我们对手的下怀?

岂有此理!

所以我们必须走出去。我们必须努力寻找合作机会,把我们对手的对手变成我们的利益共同体,一荣俱荣一损俱损。只有当同舟共济的人足够多,合作的小船才不会轻易说翻就翻。

顺带一提,和自诩欧盟核心的德国,以及嘴上一套行动一套的法国相比,阴奉阳违乐看邻人火烧、在全球树敌无数的英国显然不是什么盟友人选——不过说实话,这也无所谓。

归根结底,除了能够上升到外交层面的盟友之外,建立在纯粹利益层面上的合作者,同样也在我们结交范围之内——只要明白“对手的对手”值得结交,放弃不切实际的“友谊”幻想,认清最终目的只有利益最大化以及给我们的对手添堵,这种合作的价值就能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期。

无论是华为,还是我们的整个科技行业,这种与孤立主义截然相反的开放策略,无疑是帮助我们赢得贸易战最终胜利的关键。

放弃幻想,走出国门,寻找合作,准备进攻!